<meter id="sgovr"></meter>
    1. <div id="sgovr"></div>

      學生風采

      方志龍

      發布時間:2018-06-25    閱讀次數:2809

      方志2003年以515分的中考成績由杭州市育才中學考入杭州高中學實驗班。2006年以676分、全省第76名的成被清大學數學物理基科學班取。2010年從清大學數學系本科畢業獲得學士學位,同年被推薦免試進入清大學數學系攻讀碩士學位2012年,在清大學數學系獲得碩士學位,并得加拿大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哥倫比亞大學)的全額獎學金繼續攻讀博士學位。目前,即將完成博士階段的學習,并即將前往美國麻省理工數學系進行博士后研究工作。

      152991833113644055FD.jpg

      從來沒有仔細計算過,原來我離開母校杭高已經一旬有余。閉上眼睛,那些畫面仿佛近在眼前,紅房黒瓦的四進高三教室、二進前魯迅種下的櫻花樹、圖書館的大桌子和冷氣、天文臺的望遠鏡,我好像一下子就找回了那個青澀蓬勃的自己。正是這些在杭高度過的時光,明亮,自由,包容我所有屬于青春的迷惘和夢想,也造就了我現在的選擇和堅持,每當想到這里,常年漂泊海外即將進入而立之年的我,嘴角仍會不禁掛上由衷的笑意。

      那時的我從來沒意識到這樣好像透著不真實的光暈,回憶起來像水粉畫一樣的少年時光原來是那么珍貴的經歷。除了數學課上永遠逞能不用坐標系法解的立體幾何題、語文課上永遠穩定41-43分的作文 、英語課上永遠寫不完整的聽寫句子、物理課上永遠搞不懂的 、生物課上永遠對不上焦的顯微鏡、化學實驗課上吸入的那一大口氨氣和打翻在地的那一整瓶鈉、 歷史課上不愿碰觸的中國近代史、地理課上倒著都能背出來的中國鐵路網、政治課上永遠要搞混淆的“金銀天生就是貨幣”和“貨幣天生不是金銀”,我更能記得是那些攝影課上拍下的永遠不知道焦對在哪的黑白照片、那個美術課上畫下的二次元校門,作為天文社的一員在教學樓的天文臺上凝視太陽的研究,作為校田徑隊的一份子在田徑場上揮灑汗水跑出了5秒8的成績,亦或是作為一名普通的杭高學生在校史陳列室中瀏覽杭高悠久歷史的感悟。站在今天的位置回顧往昔,我覺得比起知識,這些熏陶與體驗更深刻地造就了現在的我,使我變得更完整、更豐富,為我在青春期這個人生重要的過渡期之后長成一個成熟的大人,積蓄了足夠的力量。以至于后來我在大學里,與來自全國各地優秀高中的同學們提及此事,他們都覺得難以置信,我這才發現原來被無盡的作業、補習和不近人情的校規所禁錮才是大多數高中生活的本來面目。

      1529918359214427C5C1.jpg

      由此,那個學校旁邊美味又實惠的拌面攤,蹬一腳自行車就能到學校的從容的早晨,好幾個也許是一輩子的好朋友,所有一起歡笑一起奮斗過的同學,還有每一個曾經用心教導我們,用愛關心我們的老師像潮水一樣,翻起時光積淀的泥沙再次涌入我的記憶。這讓我想起我高一剛入校那一天,聽老師介紹杭高院士墻上的42位兩院院士時,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竟然和身邊的好友開玩笑說:“以后我的名字也要寫在這面墻上!”,引得大家撫掌大笑。時過境遷,猛然回首,不知道這算不算另一種形式的一語成讖。畢竟小朋友說想當科學家是聰明又逗趣的表現,而面對生活我知道科研這條路并不好走。但是不論怎樣,我知道我會一直擁有從母校杭高汲取的養分和所有杰出校友榜樣的引導,讓自己離夢想近一點再近一點。如果可以我一定讓我的孩子也選擇做一個杭高人,這是我對母校最深的認同和感念。


      附件下載
          

      上一篇:王晨坤

      下一篇:邵震

      返回